关于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市场,李开复对企业做了四个分类:传统汽车公司、新创汽车公司、纯技术公司、共享经济公司。

  他以为,这四类汽车各自有优优势,传统汽车公司最懂行业,最懂如今用户需求。但最大的成绩是之前劣势的包袱;而新创汽车公司是无机会的,破釜沉舟,任何量都是增量。但成绩是他们的渠道和形式还是如今的形式,而不是将来的形式;第三种百度、谷歌这种公司,对AI掌控最强的,将来假如无人驾驶成爲操作零碎,这样的公司时机是最大的,但成绩是他们不是破釜沉舟,如何分配其资源?没有破釜沉舟的心态,就会渐渐来;第四种反而是最严峻的公司,他们则需求把无人驾驶做好,有很大的动力。因而,第四种既有野心,也有决计。

  因而李开复看好第四类汽车公司,但技术却不是最抢先的,因而要给他们加油。

  而在无人驾驶投资方面,李开复分享了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。“我们以为无人驾驶会间接切换到完全无人的形态,但我们以为并不是说一次到位就取代了一切汽车的功用。我们的第二个观念是,AI用在无人驾驶上,必需要疾速迭代,搜集数据,用数据训练更好的AI,这样它才干疾速提高。另外一个我们很看好的无人驾驶范畴,无人驾驶的普及化还需求很多零件足够廉价。”

  关于人工智能的时机,李开复以为从投资角度看更看好AI赋能,而不是AI作爲黑科技。

  “AI这个技术最近五年左右终于成熟了,比方深度学习作爲中心技术可以有少量使用,使用场景可以井喷,而且它可以发生真正的价值,而不是很虚的东西,它是可以真正帮一个传统公司赚钱或省钱的工具,所以如今最好的时机一定是把已被证明的AI技术使用在尚未用AI的场景里,这一定是最大的短期时机。”李开复以为。

  不过,关于黑科技他以为依然无机会,会有不时的新科技需求被发明出来,这些时机一定是存在,但它的量绝对于使用来说应该是远远小于使用方AI+的时机。

admin

新闻中心

2017-10-30


关于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市场,李开复对企业做了四个分类:传统汽车公司、新创汽车公司、纯技术公司、共享经济公司。 他以为,这四类汽车各自有优优势,传统汽车公司最懂行业,最